區塊鏈應用產業 ∣ 紅樓觀點

2021/11/04

 

紅樓對台灣區塊鏈應用的觀點

大部分人聽到區塊鏈,第一個想到的應用是加密貨幣,但遠不止於加密貨幣。而紅樓看好目前在NFT(非同質化代幣) 加密藝術品市場、Crypto Hedge Fund(加密貨幣對沖基金)、DeFi (去中心化金融) 、 B2B商用的台灣區塊鏈應用。

首先,NFT是 Non-fungible Token (非同質化代幣),與 Fungible Token (同質化代幣) 是相對的概念,如果以現實生活中的例子比喻,同質化代幣就像是貨幣,你身上如果有五百元,你可以部分部分的花費,找回零錢後繼續花費。而非同值化代幣是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比如藝術品、遊戲裡的虛擬寶物至是房產證明或紅酒的履歷證明,當你交易出去這個非同質化代幣時,你就不再擁有它,沒有找零的概念。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將數位資產的所有權透過NFT的形式保存起來,並提供長期穩定金流的新商業模式給創作者,例如,把音樂轉換成視覺藝術來拍賣獲利,近年吸引無數IP、藝人、藝術家、音樂家等知名人士的參與,是它為何興起的地方。

再者,DeFi (去中心化金融),由於區塊鏈有著較低廉手續費、速度快、零信任、不需透過第三方金融機構且全世界皆可使用的特性,讓不管你身處地球上的哪個角落,只要有網路即可透過點對點的方式完成金融服務,諸如支付、貸款、交易及保險等,著名的有借貸項目MakerDAO、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等等,交易變得透明開放,這也是去中心化金融的誘人之處。紅樓資本在Token Investment領域已深耕四年多,從區塊鏈底層協議、Layer2擴容方案等區塊鏈投資,過往區塊鏈投資五十多個包含DeFi的新創Project,其中韓國Kakao Klaytn、新加坡InsurAce各獲得高額的報酬率。也期望在未來的DeFi (去中心化金融) 機構大規模採用下,紅樓能夠參與並扶植到其中有潛力的獨角獸新創。

而Crypto Hedge Fund,傳統金融機構已經全面關注加密貨幣,這些資產管理公司的資金都已經配置在加密貨幣上,像是新加坡星展銀行DBS推出自己的加密貨幣交易所、Morgan Stanley對高淨值客戶提供加密貨幣配置服務等等,紅樓也與華爾街所投資的公司共同推出的加密貨幣對沖基金引擎,極高的績效表現是傳統金融領域所找不到的,光在2020年的報酬率高達236%。

最後,B2B商用區塊鏈,紅樓資本在2019年起,就關注了商用科技不論在台灣區塊鏈應用或國際市場上,在未來十年,整個網路上傳輸的資料量暴增為現在的50-100倍時,資訊安全和隱私數據分析的領域就極為重要,而能夠在原生網路底層上做到保護的就是DLT及區塊鏈技術。商用區塊鏈短期專注在聯盟鏈資料帳本系統、數據軌跡分析領域、資訊安全的保護,而中期會朝著金融領域和有價憑證的虛擬化前進,而後期可能會期待從Open Source轉變成真正的Open Business時代,這樣的商用科技區塊鏈才能發揮出每個具有超強潛力的個體所能貢獻給這個世界的爆發力。

 

紅樓認為短、中、長期台灣區塊鏈應用的發展潛力

 

短期應用

  1. NFT 加密藝術品市場 

Non-fungible tokens (NFT),是由區塊鏈技術提供支持,與用於創建加密貨幣的技術相同,所以他們也像其他加密貨幣一樣被買賣和交易。目前也已經有了專門的市場,著名的像是OpenSea,讓你可以從著名藝術家/創作者購買NFT。當然NFT不僅限於數字藝術,他們可以用來代表幾乎任何類型的資產,例如音樂、交易、收藏品。有些甚至用於代表真實世界的資產,例如房地產和俱樂部會員。總之,目前有許多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交易所開始向其用戶提供 NFT,但購買這些資產的最常見方式是通過專門的 NFT 市場。這些市場通常提供一系列超出 NFT 交易的功能,通常包括比賽、遊戲和鑄造自己的數字資產的能力。

  1. 跨境支付 (Cross-border payments)

世界銀行估計,截至2020年底,跨境匯款平高交易費用的百分比約為6.51%。如果用戶通過銀行發起的交易,這一數字甚至更高,平均達到了11%,不僅如此,在時間方面,平均國際付款需要2-3天才能真正入帳。通常會使用跨境匯款的用戶都是在外地工作要向家裡匯款的農民工,而他們家人大部分生計依賴於這些資金。區塊鏈在支付領域的出現,對這些用戶和銀行來說都是好消息,以往我們等待的好幾天結算和高昂的費用時代將結束,用戶將能夠享受更快、更可靠、更安全的國際匯款。而銀行在採用區塊鏈技術時也會獲利,因為這將使他們能夠進入服務不足的市場,並通過降低傳統所使用的跨境支付方法來提高利潤。

  1. 即時物聯網操作系統 (Real-time IoT operating systems)

目前在物聯網所遇到的問題,例如很難查明數據洩漏的來源,因為時常涉及多個設備之間數據以及利益相關者數據的所有權不清楚等等問題。而區塊鏈提供了相關的解決方案。第一,防篡改,區塊鏈系統中的分佈式帳本是防篡改的,這消除了相關方之間信任的要求,沒有一個組織可以控制物聯網數據,使區塊鏈存儲物聯網數據更安全。第二,透明度,區塊鏈通過允許任何有權訪問該網絡的人追蹤過去發生的交易來提升透明度,它提供了一種可靠的方法找到數據洩漏的來源並採取補救措施。第三,處理大量交易,區塊鏈可以實現數十億個設備之間的快速交易處理和協調,分佈式賬本技術提供了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案來處理大量交易。第四,信任,區塊鏈解決了信任疑慮,它可以讓物聯網公司通過消除與物聯網相關的處理開銷(例如傳統協議、硬件或通信開銷成本)來降低成本。第五,智能合約,區塊鏈允許利益相關者根據滿足某些合約條件後自動執行。例如,當提供服務的條件得到滿足時,智能合約可以自動授權付款,無需人工干預。

  1. 資料安全及隱私Personal identity security

區塊鏈技術通過使人們能夠將數據存儲在區塊鏈上而不是可破解的服務器上,資料一旦存儲在區塊鏈上,就會受到加密保護,無法更改或刪除。用戶能夠將他們的身份和數據直接存儲在區塊鏈上來消除對第三方服務商的需求。由於用戶的數字身份直接加密存儲在區塊鏈上,理論上用戶將不再需要向任何第三方提供敏感數據。另外,區塊鏈允許用戶將他們的個人數據編碼到第三方可以訪問的區塊鏈上,雖然這種方法並沒有完全消除對第三方的需求,但是消除了中間機構將敏感個人數據直接存儲在其服務器上。

 

中期應用

  1. 反洗錢追蹤系統(Anti-money laundering tracking system

利用基於區塊鏈的AML平台的智能合約將能夠使用內置算法來自動化AML欺詐檢測過程,例如需要經過驗證的ID、自動阻止/標記任何節點的可疑交易,通過這種方式對金融機構進行的所有數字交易進行監督,政府將能夠制定此類法律來監督有參與加密貨幣的金融機構/投資人。

  1. 法幣數位化(穩定幣)

穩定幣市場是每個公鏈中最重要的一環。根據Jump Capital這篇穩定幣:數萬億美元市場即將崛起文章中提到,他們相信比特幣將實現其作為世界第一大價值儲存的使命,對其閃電網絡尤其關注,因為閃電網絡大大增加比特幣作為交易媒介的可行性,作為主要交易媒介的穩定幣將在未來加密資產被加速採用,導致穩定幣的總價值呈現指數級增長,達到數萬億美元。目前穩定幣是與主權貨幣(美元)價值掛鉤定錨的加密貨幣,在過去一年,如下圖,穩定幣的採用率急速上升,從今年初的300億美元增長到約1300億美元。穩定幣主要用作大多數加密貨幣交易市場的基礎代幣對。隨著加密貨幣採用和穩定幣對流動性的增加,交易所遍地開花,使得多數國際市場的投資者們都能夠輕鬆獲得穩定幣。也就是說,穩定幣主宰了所有避險、風控的地方,因為你持有加密貨幣最後要離開市場時都會變成穩定幣的形式,然後才能換成法定貨幣。穩定幣市場是每個公鏈中最重要的一環

 

 

長期應用

  1. Metaverse

現在最火紅的名詞無非就是“Metaverse(元宇宙),這個名詞最初起源於Neal Stephenson1992年出版的 Snow Crash,書中Metaverse指一個完全虛擬的世界,人們在其中可以化身為各種存在。2009年的Avatar2018Ready Player One,把這個概念帶進電影中,引起短期轟動但可能礙於科技技術和教育知識,人們就只把他們當成一部科幻電影,僅此而已。但今年這個名詞出現在於紐交所上市的遊戲公司RobloxS-1(招股書)中,讓Roblox成為Metaverse的首支股票。最近Facebook也將把名字改成“Meta,其CEO Mark Zuckerberg就認為Metaverse是網際網路的進化,而各大網際網路巨頭像是微軟也相繼跟上了元宇宙的腳步。區塊鏈帶來的加密貨幣技術、NFT數位身份、去中心化的大帳本等等特性。所以可以預期區塊鏈技術將是元宇宙重要基礎設施,讓所有人、資產、資訊等均可在區塊鏈平台移動,將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在經濟、社交、身份系統上密切融合,且每個用戶都可進行內容生成與編輯。

 

 

紅樓對區塊鏈創投市場目前面臨的挑戰與機會

這邊可以先定義一下區塊鏈創投市場,目前分成兩塊。第一,商用區塊鏈投資新創公司股權,紅樓資本也預期在未來五年內,看到至少100家區塊鏈公司成為新創獨角獸。第二,區塊鏈投資web3.0新創公司,早在2019年紅樓資本就投資了韓國最大的通訊軟體Kakao Talk的區塊鏈項目Klaytn,為台灣唯一參與區塊鏈投資的創投機構。在2020年上市加密貨幣交易所時最高市值回報率為60倍之多,相當驚人。紅樓資本共同創辦人Ivan Li提出了區塊鏈投資創投市場的四個機會與四項挑戰。

首先有四個機會。

  1. 除了美國、新加坡部分創投機構投資人外,尚未見到傳統VC大舉進場佈局。
  2. 新產業的Market Cap小,項目估值低,成長性高,有產業紅利。
  3. 金融商品的屬性尚未成熟以及合規性尚未確立,無法容納金融機構的傳統資金。
  4. 台灣本土的產業生態鏈還有缺口,如B/C輪投資機構,上市前的私募基金投資等等。

其次的四項挑戰。

  1. 如何合法合規,讓傳統金融業、保險業機構可以更無摩擦的參與投資。
  2. 投資有門檻,市場需要教育,B端和C端絕大多數人還無法理解參與其中的好處,例如年化報酬率20%的穩定幣挖礦)
  3. 好的項目受到機構追捧,所以要投資到好項目實際難度很高,因為要跟歐洲、美國等世界級機構競爭。因此,要提供許多策略投資人有的資源和協助,才能在早期參與這些項目。
  4. 產業生態鏈未形成。好的產業結構要有足夠多的使用者、創業者以及投資者。我們在近幾年看到創業家和使用者快速的增長,但以亞洲的投資機構來說增長速度相對較慢。

 

Reference:

  1. https://www.finder.com.au/nft-marketplaces
  2. https://www.paymentsjournal.com/a-look-at-blockchain-in-cross-border-payments/
  3. https://www2.deloitte.com/ch/en/pages/innovation/articles/blockchain-accelerate-iot-adoption.html
  4. https://www.toptal.com/insights/innovation/blockchain-identity-management
  5. https://www.devteam.space/blog/how-to-use-blockchain-to-prevent-money-laundering/#4
  6. https://www.harpersbazaar.com.hk/lifestyle/metaverse

 

GET THE LATEST NEWS IN RED BUILDING